湖北日報訊 記者 江萌 通訊員 黃玲
  海洋工程裝備最賺錢的富礦在哪裡其中之一是海洋油氣鑽井平臺。長期以來被新加坡、韓國把持的該市場如今擠進湖北船企競爭者。
  海洋油氣裝備蛋糕巨大
  2012年2月,我國發佈的《海洋工程裝備製造業中長期發展規劃》(簡稱海工規劃)透露,當前世界海洋資源開發的重點是海洋礦產資源,礦產開發裝備是未來5年至10年海工產業發展的主要方向。“簡單地說,海工裝備附加值和技術難度最高的是油氣鑽探加工裝備,而油氣鑽井平臺又是裝備中的核心之一,有些近海平臺僅造價就達幾億美元。”青島武船重工有限公司副總陳海勇介紹,上世紀80年代世界曾出現一波鑽井平臺建造高峰,按30年更換的規律,一輪更大的鑽井平臺需求高潮正在來臨。有權威機構預測,在2016年前全球浮式鑽井平臺需求量約為240多台,而全球生產能力只有約230台。
  新加坡藍海海洋石油鑽探有限公司董事張志強介紹,此前海洋油氣鑽井平臺大部分由新加坡和韓國建造。比如在近海領域,70%的設備都由新加坡提供。
  按海工規劃,中國目前在油氣開發裝備的市場占有率只有7%,到2020年市場份額將劍指35%,提升空間巨大。
  初登海工裝備頂尖舞臺
  誘人的市場前景,吸引著湖北船企紛紛擠入海工裝備大門。
  除了武船在青島佈局外,中國最大橋梁裝備企業武橋重工集團計劃投資50億元在漢打造橋梁與海工裝備產業園。江漢石油管理局、武漢船用機械公司等也競相進軍海工裝備市場。
  武船董事長楊志鋼介紹,海工裝備市場大、收益高,但技術含量、投入、風險都高,從進入海工大門到搶占高端市場還有很長的路要走。“首要是思維方式要與外企對接。比如國內企業建成後忙著接訂單,但武船青島工廠建成後光在提升技術、國際體系認證上就花了2年。我們請的海工團隊來自國外,技術吸收後再創造。”
  20多年前,武船就開始嘗試海工裝備製造。由做海工配套的“打工仔”到總承包的“包工頭”,由外圍設備到核心裝備,武船身手逐漸升級。去年,武船為巴西海洋石油鑽探建造交付世界最大的水下浮體裝置。此次,在總承包新加坡的一座鑽井平臺後,已有多筆全球石油鑽探訂單接踵而來。
  條件嚴格的新加坡船東在考查武船後感嘆,中國的海工裝備製造技術已與新加坡處於同一水平,設計和管理能力差距也正大幅縮小。
  在武船青島基地,楊志鋼指著滿牆的世界海工裝備照片憧憬未來,“可以說,武船做了20年的海工夢現在才開始逐步圓夢,但做鑽井平臺只是邁出第一步。要躋身世界一流船企,未來武船還要聯手湖北船企研究、建設最高端的海上石油工廠,摘取世界海洋工程裝備業的皇冠!”
  (原標題:湖北競奪世界海工高端裝備寶藏)
創作者介紹

支票借款

va80vatlz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